实行作战单元新机制
泰安:“小单元”撬动打击“大杠杆”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8-04-16    浏览次数: 字体:[ ]

2015年以来,泰安市公安机关聚焦提升打击侵财犯罪质效,由一名侦查民警和一名技侦民警组成最小作战单元,整合资源、技术、信息、手段集约化作战,以最短时间、最少警力和最小投入争取最大成效。泰安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鞠向群表示:“划小作战单元,通过侦、技、研一体化运作,突出单元作战、合成支撑,以打击的专业化应对侵财犯罪的职业化。这是公安机关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平安需求的主动选择,是新时代警务发展的有效途径。”

作战单元闭环运行,潜心研判犯罪轨迹、精准锁定作案人员


泰安市公安局建立作战单元机制,还要从2015年9月的一份全市侵财犯罪形势调研报告说起。泰安市公安局调研发现,全市八类严重暴力犯罪案件连年下降趋势明显,但每年所立“盗抢骗”犯罪案件约占刑事案件总数的八成,对这类案件的打击成效如何,直接影响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

如何创新打击侵财犯罪机制,让群众感到更安全、更安心?泰安市公安局党委分析认为,侵财犯罪猖獗的主要原因是犯罪嫌疑人高度职业化,且多跨区域流窜作案,而公安机关开展的零散打击力量分散,难以摧毁整个犯罪链条、深挖余罪,大兵团作战方式又难以常态维持,必须创新机制,强化日常打击,解决目前存在的警种部门职责不清、协同作战不力、串并深挖不够等问题。

民有所需,警有所为。一场面向基层一线的大胆改革应时而生。2015年11月,泰安市公安局启动作战单元试点工作,由一名侦查民警和一名技侦民警组成作战单元,下放资源权限,建立起灵活高效的打击侵财犯罪新机制。

作战单元人员如何选?工作如何分工?警种间如何配合衔接?泰安市公安局对案件办理流程进行再分工,实行流水线作业,实现合成研判与精准打击的一体化运作。他们打破侦查破案中地域、警种间的界限,按照“懂侦查、会办案、擅研判”的实战需求,从基层一线精选两名行家里手,组成作战单元,确保作战单元成为打击犯罪的“尖刀”和“拳头”。同时,他们出台了泰安市公安局作战单元工作规范,明确了各地各警种部门职责任务及作战单元干什么、谁来干、怎么干等问题,强化协作配合和日常考核:案件前期的接处警、勘查现场、调查走访和后期抓捕、采取强制措施、审讯等工作,主要由派出所、刑警技术中队和责任区中队负责。作战单元重点负责利用各种工作手段及时有效确认犯罪嫌疑人身份信息等工作,并将研判结果推送给一线侦查民警,形成“线索研判→锁定人员→落地→打击”的闭环运行新格局。

作战单元机制一经推出,效果立即彰显。在侵财犯罪发案率最高的泰安城区,刑事案件同比下降了27%。2016年,借公安部部署开展为期三年的打击“盗抢骗”犯罪专项行动的东风,作战单元机制在全市推广。目前,泰安市下辖各县(市、区)公安机关成立了13个作战单元,市公安局固定两名民警开展统筹协调、跨区域分析研判工作,全市公安机关形成了28人的作战单元专业打击队伍。

以“三专”克“三难”,由浅层打击到“点穴式”精确制导

作战单元模式下,民警每天通过110警情、执法办案闭环管理系统紧盯侵财类警情,联系受案民警及受害人,深入案件现场,调取视频监控等数据,及时汇总掌握基本案情、现场痕迹物证,查询比对,开展深度研判,及时锁定犯罪嫌疑人身份信息,为相关单位推送信息“半成品”或“基本成品”。

有着20余年刑侦工作经验的泰安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王奎新表示:“作战单元专司办理侵财类案件,以业务范围专、业务水平专、支撑力量专的优势,努力攻克在打击侵财犯罪工作中存在的核实取证难、控赃抓捕难、认定打击难等问题。作战单元中每名民警都是多面手,实现了信息制导、精细运作。”

2016年7月19日,肥城市居民刘某军等人在购买POS机时被诈骗数万元。案件发生后,派出所民警处警制作笔录、开展调查走访。作战单元在获得相关资料后,马上接力上马攻坚,通过信息碰撞分析,第一时间研判出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轨迹,成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薛某。后此案被山东省公安厅列入全省侦破电信网络诈骗串案集群战役的第一批主攻案件。作战单元会同专案组民警开展深度研判,将10名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过程、资金往来等一一查清,一举破获诈骗案件200余起,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

“这起案件中,一点响应、多点联动,有序衔接、整体推进的打击效应充分彰显。作战单元模式下的精细分工破除了浅层打击难伤犯罪嫌疑人‘筋骨’的弊端,实现‘点穴式’精准打击,可将犯罪团伙斩草除根式击溃。”肥城市公安局作战单元民警徐新分析说。

“作战单元横向拓展、纵向延伸,实现了多渠道、多方位合成,两人办案的背后,是刑事技术、技侦技术、视频侦查技术等作战元素的强劲支撑。”王奎新表示。

对于侦破条件成熟的案件,作战单元提前启动,全程跟案,刻画轨迹,锁定身份。对于侦破条件尚不成熟的,作战单元建立犯罪嫌疑人、作案规律、现场情况基础素材库,实现入库比对,提高研判准确度。同时,作战单元深入剖析典型案例,总结提炼各种合成作战技战法,将人、案、物及视频的研判流程和新型技战法在全市推广,不断扩大合成作战辐射影响范围,形成打击破案的“拳头效应”。各侦查一线单位设立联络员,实现信息线索实时沟通,及时开展布控、抓捕工作。在泰山区分局,7个城区派出所全部建立一名民警、两名警务辅助人员的联络力量,确保作战单元推送的每个指令都落实到位。

作战单元为合成作战增添双飞翼

作战单元工作新机制实行两年来,形成了侦查、研判双向互动的打击犯罪“工作链”,为合成作战增添了一双飞翼,以7%警力带动侦破六成侵财类案件,有效提升了侵财犯罪打击效能。

——打团伙、打系列、打流窜,实现了多破案。泰安市公安局作战单元民警闫业国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侵财犯罪呈现团伙性、职业性、系列性、跨区域的鲜明特征,其中系列案件和老乡、亲戚、朋友结伙作案占比越来越大。这种情况下,单一警种掌握的案件信息少、技术手段少,“就事论事、就案论案”形不成规模打击,案件侦查很难取得最大化效能。作战单元通过专业的研判发掘新线索、新案源,对多发性、系列性案件全面串并分析,点对点交流,线对线串并,为办案单位抓捕、审讯、深挖提供引领和支撑,实现打团伙、打系列、打流窜除恶务尽。记者在地处两省5市9县交界处的东平县公安局了解到,这里因地理位置特殊,一度“两抢一盗”等侵财类案件频发。作战单元机制建立后,对2015年以来发生的多发性侵财案件进行集中梳理,建立同步上案、分类研判、即时查控工作机制,短短几个月就成功打掉盗抢团伙18个。

——实现了更快上案,案件侦破时间缩短为原来的一半以上。传统的警务合成,各警种集中到一个办公室办案,不同程度存在“合形不合体、合体不合心”的情况。作战单元弱化警种站位,强化大侦查格局,将案件视频侦查、犯罪现场信息、案件串并融为一体进行追踪侦查,实现了侦查破案由被动到主动、分散向集中的转变,推动侵财类案件侦破时间较传统模式下平均缩短为原来的一半以上。泰安市公安局网安支队主要负责人孙延平分析说:“在侦办侵财类案件中,从不知道是谁作案到成功锁定犯罪嫌疑人,这一环节大概占80%的工作量。在当前侦查讯问环节获取供述越来越难的情况下,用作战单元这个利器整合网上网下研判力量,大大提升了侦办效能。”

——促进警务转型,夯实了基层基础根基。作战单元进一步完善了“以精准打击为核心、以基础支撑为保障”的警务实战新模式,将网上视频巡逻与街面巡逻相结合,通过及时反馈视频监控死角情况指导巡控力量动态部署,使派出所警力腾出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基层基础工作和群众工作中,形成了作战单元服务基层一线、基础工作支撑作战单元的双向互动。背靠岱岳,泰安市每年“五一”“十一”假期都启动“人海模式”,仅泰山风景区旅游人数就多达30余万人次,成为侵财类案件高发时期。


  • 上一篇:
  • 下一篇: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